<address id="t7fnf"></address>
<sub id="t7fnf"></sub>
<address id="t7fnf"></address>
<thead id="t7fnf"><var id="t7fnf"><ins id="t7fnf"></ins></var></thead>

      <thead id="t7fnf"><var id="t7fnf"><output id="t7fnf"></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t7fnf"><listing id="t7fnf"><mark id="t7fnf"></mark></listing></address>

      <sub id="t7fnf"><dfn id="t7fnf"><mark id="t7fnf"></mark></dfn></sub><sub id="t7fnf"><dfn id="t7fnf"><mark id="t7fnf"></mark></dfn></sub><thead id="t7fnf"><var id="t7fnf"><ins id="t7fnf"></ins></var></thead>
      <sub id="t7fnf"><var id="t7fnf"><ins id="t7fnf"></ins></var></sub>
          <address id="t7fnf"><var id="t7fnf"><ins id="t7fnf"></ins></var></address>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媒體山藝 > 網絡報道 > 正文

            【文化視界】“藝術是心靈的產物”——孫磊撰文談著名畫家王力克花卉作品的生命力

            2020-08-09  編輯:秦彥彥

            藝術家簡介

            王力克   

            祖籍河北巨鹿,山東威海生人。山東省教學名師,山東省優秀研究生導師,現任山東藝術學院院長、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南京藝術學院博士生導師,曲阜師范大學博士生導師,澳大利亞格利菲斯大學榮譽教授、博士生導師。教育部高等學校美術學類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全國藝術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指導委員會美術與藝術設計分委員會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藝委會委員,中國油畫學會理事,第十二屆、十三屆全國美展評委,第三、四屆中國油畫展評委,山東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山東油畫學會副主席。   

            1983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美術系油畫專業,1989年考入中央美術學院第五屆油畫創作研修班深造兩年。曾先后赴前蘇聯、東歐考察,并到澳大利亞格利菲斯大學、韓國檀國大學、又松大學、法國巴黎第八大學、巴黎美術學院、法國大沙龍音樂學院、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海倫藝術學院訪問并進行學術藝術交流。   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比賽和展覽并獲獎,曾獲獎項:第七屆全國美展銀獎、銅獎,第八屆全國美展優秀獎,第九屆全國美展優秀獎,第四屆全國水彩/粉畫展銀獎等。作品曾被中國美術館、以及國外美術機構、團體及個人收藏。   

            作品被收入《中國美術年鑒》、《中國美術全集·油畫卷》、《當代中國油畫》、《當代中國油畫藝術》、《20世紀中國美術》、《20世紀中國油畫》等大型藝術典籍。出版了學術專著《繪畫與秩序》,在許多重要期刊發表了《繪畫中的自由與秩序》、《克羅齊與現代繪畫》、《站在歷史與現實的結點上——大型歷史畫“甲午·1894”創作談》等多篇論文。

             

            綻放的意志 ——談王力克近期花卉作品的生命力   

            作為一名畫家,我覺得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它不僅是我從小的理想,更是我現在喜愛的工作。   

            畫家說到底是表達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和認識。按照黑格爾的說法:“藝術是心靈的產物”,那么藝術也一定具備精神力量,是一種個人和世界的對話方式。僅有寫實外殼,其語言的選擇往往是空洞的,用寫實手法對精神的表達才是更為重要的,在這一過程中也是畫家個人心理訴求的傳遞?!?——《自我觀照》王力克 1、機緣或室內樂   

            一場突如其來的巨大陰霾纏繞了整個地球,新冠疫情的爆發讓我們仿佛一下子進入到時代的暗影里。此時,我們才認識到人的弱小和卑微,一個小小的病毒就會將整個世界湮沒,這使我們不得不重新思考我們的處境,我們生存與精神的去處。在這一段幾乎密閉的時間里,每個人都需要重新審視自我,重新調整與宏大人類命運的關系與坐標。王力克先生作為一個純粹的畫家突然從室外風景重新回到畫室,早前他強調挖掘室內人物的精神內驅力,像《雀巢》、《紅果》等作品;后來他體會到自然風景中的文人精神,用筆與情感表述都趨向一種超然出世的情懷;現在,他又重新回到畫室,回到室內的溫暖與寧靜中,回到自我的空間,回到一種絕對的心靈里。

             

             

             

             

             

            也許,疫情正是這樣一種契機,他必須回到繪畫的絕對性精神空間中,必須從紛繁半生的喧嘩中回到平和自然的世界里,這個世界并不大,對一個畫家而言,它既是無限的,也是角落一隅。

             

             

             

              

              

              

              

             

            像室內樂的優雅與高貴一樣,王力克先生仍選擇一種具有精神高度的方式,這次他卻選擇了花卉,這是他從未涉及的題材,一種最為樸素的主題,隨手即可拈來的物象,甚至選擇更為普遍常態的方式:寫生。然而他仍是嚴肅苛刻地對待“花”的意象,尤其他懂得那些盛開的愿望實際上是一種虛幻的力量,命中明確的渴望并不引起他的注意,他似乎更注重“凝視”,一種對“花”的深度觀看,以至于這種持續的觀看在時間上將動態的力量化解為靜態的形式,不知不覺中就透露出某種寂靜的飽滿。王力克的“花”是寂靜的,更是豐沛和飽滿的,在封閉畫畫的時間里,他越來越認識到這種豐沛與飽滿對他的滋養與啟示,也就是說,人生也許就是這樣一種靜靜綻放和靜靜衰落的形式,但無論怎樣,人生都是優雅和高貴的,如同巴赫的室內樂。

             

             

              

             

            2、春天或意志力   

            事實上,在王力克那里,綻放是一種意志,一種篤定與強悍的意志,它已經深入骨髓,成為他的性格,成為他必然的理想與目的,尤其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畫家,他們身上都有一種社會的責任感,一種強烈的抱負,只是在王力克身上,它更內在,更深沉,更具靈魂與精神的質地。因此,他的畫并不張揚恣肆,而是強調溫和的凌厲、詩意的銳利、飽滿的單純。在這個疫情肆虐的春天,王力克用對“花”直接的描繪來強調這一意志力,這意味著無論多么艱辛,無論疫情多么嚴重,一切都能夠柳暗花明,什么也都阻擋不了春天的來臨。

             

             

              

              

              

              

             

            所以,他的花卉寫生也是一首贊歌,是對所有默默堅守一線的人們的歌頌,是對民族力量的歌頌,是溫暖的人性歌唱。同時,這也是一種特殊的哀悼,向那些在疫情中不幸死去的人們致哀,向生命最低的溫度致哀。那些“花”的綻放,閃爍著寧靜的光輝,慰籍著親人,鼓舞著所有頑強奮斗的生者。

             

              

              

              

              

             

            這是一種綻放的意志,這個春天,王力克先生賦予“鮮花”不屈的意志力,并不僅僅強調它的強悍,更意識到它的清醒,只有在大難中做一個清醒的人,這個時代才有所期待,這個春天的意義才不同凡響。由此看出,王力克先生是一個清醒的畫家,一個充滿清醒意志力的畫家,他的“綻放”盡管簡約,卻能讓人陷入更深的思考。 3、綻放或生命力   王力克先生試圖給予“花”一個絕對的空間,簡約直觀,絕不拖泥帶水,也不像培根一樣用扭曲的空間來引發趣味,他的空間很冷靜,不矯飾,往往與現實的寫生空間并不抵觸,但他幾乎剔除了大部分瑣碎華麗的可能,讓空間安靜下來,清醒下來,沉默下來,襯托著靜靜綻放的花卉,那么“花”就成為永遠的醒目的主角,因此花不僅僅是花,而是某個人、某群人、某些朋友、某些陌生人……,他們默默地凝視著觀者,并不說出生命的秘密,只坦然地將那些秘密放在自己的存在中,讓世人獲得自然的安寧。生命的秘密也許就是自然而言的安寧,讓“心”能得以安放,讓花靜靜地綻放。

             

             

              

              

              

             

            對王力克先生而言,寧靜地綻放是一種生命本質的愿望與力量,是人之為人的力量。從美術史的角度講,自從波德萊爾提出“為人生的藝術”作為現代主義視覺表達的原則以來,歷經風云變化的后現代、結構主義、后殖民、當代藝術等潮流,“為人生”的本質驅動力并沒有多少改變,反而強化了人生多層維度的表述,王力克先生深諳其中道理,將中國的“心”學傳統與西方的“為人生而藝術”的觀念在某種具象表達的框架中結合起來,形成自我獨特的新現實主義的風格。

             

             

             

            今天,他試圖更聚焦更有針對性的將這種實踐置于花卉創作中,試圖讓人們明白繪畫的本質要求與生命本質要求實際上是一致的,“心”與生命力的綻放也是一致的,必須有這樣的綻放,或者必須有這樣綻放的意志,生命才不會被辜負,無論遇到再大的困難,哪怕是新冠疫情這樣具有強大摧毀力的病毒災難。 4、花期與未來   王力克先生的繪畫主題是花的綻放,他把花卉的一切時間都集中到花期里,集中在花最璀璨的一段,我們總感到他的畫里有一種暗涌的明亮永不停歇,揮之不去,甚至其中的花稍顯衰敗的狀態也從不是頹廢的、凌亂的、低迷的,而相反,在花期中他總是能注入某種深刻的溫暖,讓人堅定、平實,繼而深沉并昂首奮進。這是漢民族的一種力量,一種中國文化的力量,一種血脈之力,在任何困難和災難面前都不退縮的生命力,這就是我們的未來。

              

              

              

              

              

             

            從另一個角度講,花的綻放于人生而言,充滿強烈的隱喻,花期有時,生命有限,只有將有時有限的生命落實到具體的綻放中去,人之為人的意義才能得以展現。王力克先生在花卉的寫生中始終保持著堅定的綻放意識或者生命意識,因此,他的花卉繪畫始終放在綻放的力量中,放在花期中,放在綻放的溫暖中,它不必喧嘩,也不用吶喊,只是單純地開放,只是開放本身醒目地敞開著,只是“活”著,生動地“活”著,這就是綻放的意志,這就是我們的未來。 2020年5月23日

            作者簡介

            孫磊  

            詩人,藝術家,策展人。1971年生于濟南,山東藝術學院美術學院副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實驗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山東美協實驗藝術委員會副主任,山東青年美術家協會副主席。

             

            地址鏈接:https://www.culturechina.cn/m/57338.html?from=timeline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浪微博
            版權所有:山東藝術學院 魯ICP備05002378號
            長清校區地址:濟南市長清區大學科技園紫薇路6000號
            郵編:250300
            文東校區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文化東路91號
            郵編:250014

            一分快三